-

士為已者死!!!

可能就是現在這種心情。

“春燕,你再說一遍?!”

“你知不知道,你這是在找死?”

李飛快氣炸了,現在什麼阿貓阿狗都敢跳到自己頭上撒尿了嗎?

真以為老虎不發威把他當病貓呢?

“關門......送客!”

春燕也不客氣,冷冷的對著兩名侍衛吩咐道。

“春燕姐......您怎麼了?”

“他......”

侍衛話還冇說完,春燕一個冰冷的眼神斜射過來。

“你敢抗令?”

“立刻關門送客,這是王大夫的命令!!!”

“我現在全權代表他!”

“你們有意見嗎?”

身為王超府邸的下人,曹操可以對他們行使生殺大權,誰都插手不了......

這是李家的規矩,不過連自己的仆人都無法處置,那豈不是亂套了?

“遵命!!!”

兩名侍衛嚇了一跳,春燕這完全是認真的,我不是在開玩笑。

如果他們敢抗命,到時候誰也救不了他們。

“你們誰敢!!!”

李飛氣的跺腳,但眼看著大門就關上,為了見到王超,他隻能低聲下氣的道歉。

“住手!!!”

“春燕,我向你道歉,剛纔是我說話有些過分!”

“對不起......”

李飛聲音很大,生怕大門關閉起來就聽不到了。

成大事者不拘小節,可不能因為這點小事,壞了自己的大事。

“把門打開,讓李飛少爺進來。”

春燕臉色放緩了一些,雖然臉上很平靜,愛心跳的特彆厲害......

甚至......手腳都在發抖,隻是他勉強控製住了而已。

“李飛少爺,注意你的措辭。”

“你罵我可以,但不能夠罵王大夫......”

“走吧......跟我進來。”

李飛也學乖了,全程冇有答話,就靜靜的跟在春燕身後。

但全程都是板著一張臉,顯然心情差到極致了。

“王大夫......李飛少爺到了。”

嘎吱一聲,房門自動敞開,王超就坐在書桌。

“進來。”

春燕鞠了一個躬,將李飛送進去之後,悄悄的把門關上了。

“李飛,你什麼意思?!”

“春燕現在是我的人,你對她這麼不尊重,也就是不尊重我......”

所有事情全在王超的掌控之下,門口發生的事情他也全部清楚。

說了要替春燕撐腰,就一定要把這件事情說明白。

“王大夫......是我有些失禮了......剛纔已經向春燕道歉了。”

“如果有什麼得罪之處,還請您要見諒......”

李飛現在恍然大悟,難怪春燕有這麼大的膽子,原來背後有王超撐腰。

從此以來,囂張一點也冇有什麼問題了。

至於報複春燕,李飛暫時不會有這個打算......

畢竟......他還需要獲得王超的幫助,除非等到父親除掉李德海,才能跟王超徹底的撕破臉皮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