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《穿越定州之主》

小說介紹

《穿越定州之主》小說免費閱讀!這本書是慕簡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,主要講李寬,房玄齡的故事。講述了:

《穿越定州之主》

第2章

免費試讀

三日後,大軍集結完畢。

數萬大軍,在李二的率領下,朝北方滾滾而去。

一眼望去,是數之不儘的馬車、騎兵、步兵,以及輜重。

聲勢浩大,震懾人心。

一路行軍直到傍晚,車馬勞頓,人疲馬乏。

李二下令就地安營紮寨,修養整頓。

中軍營帳之中,李二召集隨行的謀臣武將,商討戰事。

“陛下,剛剛傳來訊息,突厥二十萬大軍,僅在幽州修整了一晚,便火速進軍定州。”

房玄齡一臉嚴肅地說道:“從時間上來看,怕是昨日便已抵達了定州。”

此話一出,所有人的臉色都不太好看。

“幽州城牆堅固無比,尚且三日被破,定州想必一觸即潰。”長孫無忌皺眉說道。

然而,房玄齡卻是若有所思:“幽州城破,皆因措手不及,而定州得知訊息,有所準備,堅持一日足以。”

“而程將軍帶的都是精騎,最晚明早便可抵達定州,倘若能進入定州駐守,還是有希望支撐到大軍趕到。”

長孫無忌輕嗤一聲,道:“突厥二十萬大軍,一個小小的定州,豈能堅持一日?”

話落,群臣歎息。

“報!”

“前線急報!讓開!”

忽然,一聲大喊傳了過來。

緊接著,一名士兵上氣不接下氣的闖進了營帳,手中還拿著一卷絲綢。

房玄齡立馬過去接過記載訊息的絲綢,隨後掃了一眼。

瞬間,他整個人都愣住了。

旁邊,一眾謀臣武將,紛紛疑惑。

“難道定州已經失守?”長孫無忌臉色難看地說道,“怎會如此之快?”

“說!”

李二皺眉,臉色陰沉。

“陛......陛下......”

房玄齡苦笑一聲,眼中充滿了困惑,緩緩說道:“昨日突厥便大舉進攻定州,但不到半個時辰,突厥傷亡慘重,撤軍了。”

“傷亡慘重?確定不是指的定州守軍?”

長孫無忌一臉疑惑。

房玄齡搖頭苦笑:“這是程將軍派人傳回來的訊息,他快馬加鞭,不曾停歇,昨日便已抵達定州,恰巧碰到了突厥攻城。”

頓了頓,他繼續又道:“隻是當他想從側翼衝殺敵軍之時,隻聽雷聲大作,大地震動,隨後突厥便鳴金收兵了。”

“程將軍不敢去追,準備入城堅守,可等他們過去之時卻發現城牆之下,伏屍數萬,皆為突厥蠻族。”

“怎麼回事?”長孫無忌一臉震驚地說道:“照這意思,程將軍並未參戰,敵人皆是死在了攻城之戰?”

不光是他,文武百官皆是一臉困惑。

區區一個定州,守兵也就幾千,如何能在短短半個時辰殲滅敵軍數萬?

這著實令人匪夷所思。

“難道是有附近城池的守將提前支援?”

“或許是突厥連番作戰,未曾休息,人疲馬乏,所以纔不堪一擊。”

眾人皆是百思不得其解。

李二也是有些難以置信。

忽然他目光一動,喊道:“宣楚王!”

眾人一聽頓時紛紛暗自點頭。

對啊,定州不是李寬的封地嗎?

叫他來問一下不就清楚了?

不多時,一臉懵逼的李寬來到了中軍營帳。

“陛下,可是到飯點了?”

李二臉色黑了幾分,冇好氣地說道:“昨日突厥二十萬大軍攻城,定州非但無恙,且殲敵數萬。”

“你給朕說說,這究竟是怎麼回事?”

“什麼?!”李寬一聽,一臉震驚地說道,“那群混蛋瘋了不成?數萬屍體,這得搬多久?浪費我多少發炮彈?”

“楚王殿下。”房玄齡若有所思地說道,“那群混蛋是指誰?炮彈又是何物?”

其他人皆是疑惑的盯著李寬,不明所以。

“等一下!”李寬擺了擺手,隨後轉頭喊道,“老二,滾進來!”

營帳外,有李寬的侍從在外候命。

聽到李寬的聲音,其中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神色一動,隨後進了營帳。

看見這個男人進來,李寬就是劈頭蓋臉的一頓訓斥:“葉流雲,之前怎麼跟你說的?炮彈非常昂貴,儘量少用!你是不是當耳邊風了?”

“殿下,屬下知錯了。”葉流雲抱拳道。

“呐!”

李寬回頭,指著葉流雲,朝李二說道:“都是他手下乾的,與我無關!”

“葉流雲?”長孫無忌皺眉問道,“你是定州守將?我為何冇聽過你的名字?”

“並非守將。”葉流雲麵無表情地回道,“殿下九侍從,屬下隻是其中之一。”

“侍衛?”長孫無忌一臉困惑,“你手下有多少兵馬?”

聞言,葉流雲冇說話,而是看向了李寬。

“說吧,反正實力都暴露了,也不在乎這一點了。”李寬一臉無所謂地說道。

“三千。”葉流雲淡淡地說道。

“多少?!”

長孫無忌懷疑自己耳朵出了問題,又問了一遍。

“這個不用懷疑,特戰連三千士兵,還是我招的。”

李寬出聲說道,“冇有我的命令,他不會私自招人。”

“除此之外,城池守軍多少人?”長孫無忌繼續問道。

“冇有城衛軍。”葉流雲回答道。

“你就說除了你三千手下之外,還有多少人蔘與了防禦攻城之戰。”長孫無忌不耐煩地說道。

“城中除了一千警衛隊,冇有其他兵力了。”

“胡說八道!”長孫無忌冷喝道,“按照你的意思,殲滅數萬敵軍之舉乃是你那三千手下所為?”

葉流雲:“不錯。”

長孫無忌:“......”

李二:“......”

所有人都無語了。

這不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嗎?

“你可知欺君罪當論斬?”長孫無忌冷聲喝道。

“你個老匹夫,我忍你很久了!我都讓他實話實說了,你為何要汙衊好人?”

李寬指著長孫無忌就是一通大罵。

反正都得罪了,也不在乎多罵幾句了。

“你!”長孫無忌氣得不輕,“粗鄙至極!”

“好了!都住口!”李二厲喝一聲,隨後看向李寬說道,“你說你三千人馬殲敵數萬,朕倒想問問,你是如何辦到的?”

“陛下,臣就是說了你也不懂啊!”李寬一臉無奈地說道。

“放肆!”

長孫無忌見此又要發作,但看了看李二後,還是閉上了嘴巴。

“說!”

李二瞪了一眼長孫無忌,淡淡地說道。

“紅衣大炮,聽過嗎?”李寬無奈地說道,“燧發槍,高爆手雷,毒氣彈、催淚彈......”

李二:“???”

“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?”長孫無忌忍無可忍。

“你看,我就說你們不懂吧!”

李寬兩手一攤,一副早有所料的模樣。

見多識廣的一眾謀臣武將,今日卻被人鄙視冇見過世麵,他們或多或少有些尷尬。

這時,房玄齡出聲問道:“殿下,這紅衣大炮,是城防武器嗎?是不是跟殿下之前所言的炮彈有關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