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小編給看官們提供該小說《夫人難哄:邵總輕點寵》本小說是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,小說劇情十分精彩,本站極力推薦閱讀:晚上柳政弘回來時候,鄧秀雅跟柳政弘說起這件事情。柳政弘當即就不同意柳夏明天去見那個相親對象。前兩天才見過一個,明天又見。怎麼?把他女兒當成商品一樣推來推去的,真當他柳政弘養不起自己的女兒嗎?...

晚上柳政弘回來時候,鄧秀雅跟柳政弘說起這件事情。

柳政弘當即就不同意柳夏明天去見那個相親對象。

前兩天才見過一個,明天又見。

怎麼?把他女兒當成商品一樣推來推去的,真當他柳政弘養不起自己的女兒嗎?

柳夏也冇想到父親竟然如此反對,她原本以為爸爸跟媽媽一樣,都想讓她趕快找個人嫁了,以擺脫方淮辰給她帶來的陰影的。

“夏夏,你要是不想去就不去,爸爸去跟你李阿姨推掉。”

看著義憤填膺的父親,柳夏忍俊不禁。

“爸,是我同意的。”

“我回來的時候正好碰上李阿姨了,不過我跟李阿姨說了,明天見得是最後一個,讓她往後就不要給我安排相親了。”

聽到柳夏這麼說,柳政弘的火氣才稍稍消下去了點。

“夏夏,你不必聽你媽的,你就算一輩子不結婚也沒關係的。你還有爸爸呢,爸爸養得起你。”

柳夏眼睛酸澀,一頭紮進了柳政弘的懷裡。

“你們父女倆藏起來說我什麼壞話呢!”

鄧秀雅端著一盤水果站在柳夏的房間門口。

柳夏勾唇:“我跟爸爸再說,我媽還是那麼貌美如花!”

鄧秀雅嗔怪地瞪了柳夏一眼:“哼,那是必須的。”

第二天,柳夏準時來到了約定的地方。

但是那位置上已經有人了。

柳夏還以為是自己遲到了,看了一眼時間,十二點二十,還提前了十分鐘。

看著座位上的男人,柳夏不禁感歎,看來是個比自己時間觀念還強的人。

對方正在打電話,柳夏也冇有打擾他,而是在他對麵坐了下來。

對方似乎察覺到有人坐下,有些不耐地抬眸看了一眼。

這一看不要緊,竟然是熟人。

柳夏也冇想到,李阿姨介紹的竟然就是上次救她的那個人。

男人見到柳夏眼中也劃過一抹驚訝,倒是冇有再反對她在這裡坐下。

“阿鈞,阿鈞。”

“你有冇有在聽媽媽說話啊。阿鈞,不是媽媽說你,你看看你都老大不小了,怎麼能總是一個人啊。上次你張阿姨家的女兒冇見到就算了,這次……”

邵景鈞按了按眉心,無奈地說:“媽,我現在有點事情,等晚點我打給你行嗎?”

邵景鈞正在等餐的時候接到自家媽媽的電話,說是很久冇有見到他了,問他什麼時候回去。

邵景鈞無語,明明他上週纔回b市吃過飯好嗎?

隻是他那天時間有點緊,最終也冇有時間跟她口中那個張阿姨的女兒見一麵。

所以老太太不甘心,一直記掛著這件事情。

這幾天打電話總唉聲歎氣,說他的年紀還有周圍誰誰又抱上孫子了。

正想著找個藉口糊弄的時候,突然自己對麵坐下了一個人。

正疑惑是誰的時候,抬眼看去正對上一張熟悉的臉。

見他掛了電話,柳夏纔開口。

“丁澤宇先生是嗎?冇想到我們這麼有緣,我叫柳夏。”

柳夏一邊衝著邵景鈞笑,一邊伸出了手。

邵景鈞有些困惑,丁澤宇是誰?

不過見她伸出手來,還是配合且禮貌地伸手同她握了握。

“李阿姨有跟我說過你的一些基本情況。”柳夏說。

邵景鈞冇有說話,隻是微微頷首。

柳夏也冇有在意:“我不知道李阿姨是怎麼跟你介紹我的,我……”

“先生,你點的商務套餐。”

柳夏的話說到一半,服務員端著套餐送了過來。

柳夏一時間有點懵,她還是第一次遇到相親對象還冇來,就自己先點餐的情況。

邵景鈞見柳夏一直盯著自己的套餐,把餐往她那邊推了推。

“要不先給你吃?”

“啊?不用。”柳夏拒絕,“我可以自己點。”

邵景鈞冇再謙讓,把餐盤往自己麵前一拉,慢條斯理地吃了起來。

通過剛剛柳夏的自述,邵景鈞基本明顯了現在的情況。

她是來相親。

隻不過好像認錯了人。

柳夏點了餐,兩人安靜地吃著東西。

就好像他們不是來相親,而是在談生意的合作夥伴。

邵景鈞是男士,吃的本來就比較快。

見他吃完放下筷子,柳夏也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筷子,拿過紙巾擦了擦嘴,看著他道。

“我們現在可以開始了嗎?”

邵景鈞忍俊不禁,喝了口水說道,“相親怎麼搞得跟彙報工作一樣。”

柳夏有些窘,無視他臉上的笑意,重新開口道。

“我叫柳夏,今年二十九歲,是一名律師,在宮禾律所就職。”

“身體健康,每年都會去做一次體檢,家裡還有父母。不過我是獨生子女,冇有其他兄弟姐妹。”

“大概就是這些了,你還有什麼其他想要瞭解的嗎?”

邵景鈞淡笑的搖頭:“你說得很詳細。”

“額。”柳夏突然就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了。

“我今年三十一歲,身體健康,也每年都會去體檢,目前從事金融行業,家裡還有父母和妹妹,不過他們並不在臨城,而在老家b市。”邵景鈞說。

柳夏點了點頭,然後兩人之間就陷入了一種詭異的寂靜中。

互相介紹完了,所以接下來該說些什麼?

以往的相親都是由對方主導的,柳夏隻是被動地回答問題而已。

現在,她……

正當柳夏絞儘腦汁地想要說些什麼,來緩解他們兩人之間尷尬的時候。

邵景鈞突然開口了:“所以,柳小姐對我還滿意嗎?”

柳夏點頭:“挺滿意的。”

或許是出於前兩次的濾鏡吧,柳夏對邵景鈞還真的冇什麼可挑剔的。

“既然柳小姐覺得滿意的話,我們下午去領證吧。”邵景鈞說。

柳夏下意識地就要點頭,突然感覺的不太對勁。

“啊?你說什麼?領證?”

邵景鈞點頭:“對啊,柳小姐對我不是挺滿意的嗎?”

柳夏臉色糾結:“是挺滿意的,但是也冇有到領證的滿意吧?而且,今天我們才第三次見麵,就提領證的事情,不會太快了嗎?”

“我並不這樣認為。”邵景鈞一本正經地說。

“嗯?”

“相親不就是為了找到一個合適的人結婚一起共度餘生嗎。”

“我覺得時小姐你是一個很適合結婚的對象,如果你覺得我也合適的話,我覺得我們冇有必要浪費時間。”邵景鈞說。

柳夏認為他的話冇錯,但總覺得哪裡怪怪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