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人的生命圈

“螻蟻尚知貪生”,中國百姓向來自稱“蟻民”,我為暫時保全自己的生命計,時常留心著比較安全的處所,除英雄豪傑之外,想必不至於譏笑我的罷。

不過,我對於正麵的記載,是不大相信的,往往用一種另外的看法。例如罷,報上說,北平正在設備防空,我見了並不覺得可靠;但一看見載著古物的南運,卻立刻感到古城的危機,並且由這古物的行蹤,推測中國樂土的所在。

現在,一批一批的古物,都集中到上海來了,可見最安全的地方,到底也還是上海的租界上。

然而,房租是一定要貴起來的了。

這在“蟻民”,也是一個大打擊,所以還得想想另外的地方。

想來想去,想到了一個“生命圈”。這就是說,既非“腹地”,也非“邊疆”,是介乎兩者之間,正如一個環子,一個圈子的所在,在這裡倒或者也可以“苟延性命於×世”的。

“邊疆”上是飛機拋炸彈。據日本報,說是在剿滅“兵匪”;據中國報,說是屠戮了人民,村落市廛,一片瓦礫。“腹地”裡也是飛機拋炸彈。據上海報,說是在剿滅“共匪”,他們被炸得一塌胡塗;“共匪”的報上怎麼說呢,我們可不知道。但總而言之,邊疆上是炸,炸,炸;腹地裡也是炸,炸,炸。雖然一麵是彆人炸,一麵是自己炸,炸手不同,而被炸則一。隻有在這兩者之間的,隻要炸彈不要誤行落下來,倒還有可免“血肉橫飛”的希望,所以我名之曰“中國人的生命圈”。

再從外麵炸進來,這“生命圈”便收縮而為“生命線”;再炸進來,大家便都逃進那炸好了的“腹地”裡麵去,這“生命圈”便完結而為“生命○”。

其實,這預感是大家都有的,隻要看這一年來,文章上不大見有“我中國地大物博,人口眾多”的套話了,便是一個證據。而有一位先生,還在演說上自己說中國人是“弱小民族”哩。

但這一番話,闊人們是不以為然的,因為他們不但有飛機,還有他們的“外國”!

四月十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