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言情小說 >  魯迅雜文集 >   推背圖

推背圖

我這裡所用的“推背”的意思,是說:從反麵來推測未來的情形。

上月的《自由談》裡,就有一篇《正麵文章反看法》,這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文字。因為得到這一個結論的時候,先前一定經過許多苦楚的經驗,見過許多可憐的犧牲。本草家提起筆來,寫道:砒霜,大毒。字不過四個,但他卻確切知道了這東西曾經毒死過若乾性命的了。

裡巷間有一個笑話:某甲將銀子三十兩埋在地裡麵,怕人知道,就在上麵豎一塊木板,寫道:“此地無銀三十兩。”隔壁的阿二因此卻將這掘去了,也怕人發覺,就在木板的那一麵添上一句道,“隔壁阿二勿曾偷”。這就是在教人“正麵文章反看法”。

但我們日日所見的文章,卻不能這麼簡單。有明說要做,其實不做的;有明說不做,其實要做的;有明說做這樣,其實做那樣的;有其實自己要這麼做,倒說彆人要這麼做的;有一聲不響,而其實倒做了的。然而也有說這樣,竟這樣的。難就在這地方。

例如近幾天報章上記載著的要聞罷:

一,××軍在××血戰,殺敵××××人。

二,××談話:決不與日本直接交涉,仍然不改初衷,抵抗到底。

三,芳澤來華,據雲係私人事件。

四,共黨聯日,該偽中央已派乾部××赴日接洽。

五,××××…

倘使都當反麵文章看,可就太駭人了。但報上也有“莫乾山路草棚船百餘隻大火”,“××××廉價隻有四天了”等大概無須“推背”的記載,於是乎我們就又胡塗起來。

聽說,《推背圖》本是靈驗的,某朝某帝怕他淆惑人心,就添了些假造的在裡麵,因此弄得不能預知了,必待事實證明之後,人們這才恍然大悟。

我們也隻好等著看事實,幸而大概是不很久的,總出不了今年。

四月二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