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有一個魔神模擬器第315章蘇木的聖境之路!

九州鼎是九州氣運神器。

蘇木原本計劃將此神器熔鑄進萬裡龍城之中,二者合而為一。

到那時,大秦氣運將被具象化,成為一件實物。

最後,蘇木以身入龍城,成為凝聚大秦、九州氣運的萬裡神龍!掌控無窮威能!

這並非常規的聖境之路。

但蘇木另辟蹊徑,利用大秦世界中的所有資源,開創出了一條獨特的道路!

這條道路,隻有在這個世界能夠完成。

一旦成功,蘇木便會化作象征此界氣運的萬裡龍神,掌控天地之力!

無法想象那種狀態下的他會強大的什麼程度。

隻怕尋常的聖境都不是蘇木的對手!

……

然而,九州鼎這一步卻出了差錯。

這等鎮國神奇,一直放在寶庫中嚴加看管,普通人連靠近的資格都冇有。

在蘇木的要求,嬴政將這件神器取了出來。

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嬴政對蘇木有多麼信任,即便是鎮壓一國氣運的神器也是說拿出來就拿出來。

可誰知蘇木經手之後,卻發現其中的青州鼎和冀州鼎居然是假的!

從表麵上看去,這兩個假貨和其他神鼎一模一樣,散發出陣陣玄奧的氣息。

《極靈混沌決》

但當蘇木準備以神鼎引動龍脈,融入萬裡龍城的時候,卻失敗了!

一番檢測後,他確定這兩個大鼎是假的。

……

“朕的鎮國重器居然被人動了手腳,是誰?是誰!”

得知這個訊息後,朝堂上的嬴政震怒,威嚴無比的臉上露出一絲殺機。

“李斯,這件事交給你去調查。一個月內,朕要知道答桉。”

“臣,遵旨!”

聞言,下方的丞相李斯立刻應了下來,但眉頭不由微微皺起。

九州鼎作為神器,已經很久很久冇有動過了。

誰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時候被人掉了包,甚至有可能是幾十年前的事了。

調查起來,隻怕困難重重!

這一點,蘇木也很清楚。

他的聲音再次從嬴政手中的傳音符中響起。

“此事背後肯定有天庭的影子,一個月隻怕不夠,龍城的進度絕對不能延誤!”

“天庭正在不用侵蝕九州界,兩界隨時都有可能互通。”

“到那時,那群偽仙能發揮出更強大的實力,九州界無人能擋!”

“所以我們必須在此之前,將萬裡龍城修築出來。”

聽到這話,朝堂上的所有人都眉頭緊鎖。

他們很清楚,天庭的那些偽仙有多可怕!

他們都是武神之上的恐怖強者,一旦能夠侵入到九州界,哪怕隻是一小部分力量,也足以摧毀一切!

頓了一下後,嬴政突然目光一亮,想到了一個主意。

“師尊,鎮國玉璽同樣是一件氣運神器。”

“雖然年數稍短、威能不及九州鼎,但在國運數百年的浸潤下已然不凡。”

“不知可否暫時代替九州鼎?”

千裡之外,蘇木負手站在一座山頂上。

聽到這幾句話後不由流露出一絲笑意。

“應該可以,試一試吧。”

“好,這就給師尊送過去。”

隨後,師徒二人又交流了幾句,這才切斷了傳音符。

……

“小木哥,你以前不說過鎮國玉璽的功效和九州鼎近似嗎?怎麼今天還要秦皇提起?”

蘇木的身旁跟著一個渾身粉粉的小女孩。

她歪著腦袋看向蘇木,有些疑惑的問道。

這個小女孩,正是化形後的小狐妖夢璃。

聞言,蘇木笑了笑,深邃的目光直視著遠方的天空。

“大敵當前,最怕的就是內部不穩。”

“大秦有兩件國運神器,一是從荒古時期就傳承下來的九州鼎,還有一個便是鑄造不久的鎮國玉璽。”

“兩件國之重器全部交到彆人手中,隻怕難以心安啊!”

“好在,政兒對我堅信不疑。”

“如此便好、如此便好啊!”

“不過,九州鼎必須找回來。”

“身為秦皇,他手中必須要有一件國運神器,震懾一切宵小。”

“鎮國玉璽隻能暫時頂一段時間,絕不能真的代替九州鼎融入到龍城之中。”

聽罷,夢璃認真道:

“這樣啊,那我趕緊通知冷殺,讓他發動妖族的力量一同尋找九州鼎。”

“嗯,這事就交給你來處理了,有訊息後通知我。”

蘇木回了一句,便將繼續將精力投放在了萬裡龍城上。

身為萬裡龍城的總工程師,他必須嚴格把關每一處細節,確保冇有問題。

畢竟這是蘇木將來要融身的地方!

…………

嬴政代表的是人族的力量,蘇木代表的是妖族的力量。

他們二人手中的力量加在一起,占據了此界九成。

在他們的命令下,整個九州都躁動了起來,到處都有人族和妖族在尋找九州鼎。

不管是誰,隻要能找到其中一鼎,便能飛黃騰達、扶搖直上!

不光能拿到豐厚的獎勵,更能受到人皇和妖皇的庇護,從此九州橫著走。

在如此巨大的誘惑下,九州怎能不躁動?

事實證明,人民海洋的力量是強大的。

僅僅三天,蘇木就得到了訊息。

“有一老鱉找到我們,聲稱一百多年前看到渭水河神悄悄的拖了一個大鼎回來。”

“上麵的山川河流之紋路和青州很像,疑似青州鼎。”

龍城附近忙的熱火朝天,夢璃將剛得到的訊息轉告給了正在監工的蘇木。

“渭水河神?那老鱉在哪,我要親自見它一麵。”

蘇木微微眯眼,閃過一道危險的光芒。

“這老鱉本是渭水中的妖物,它怕渭水河神報複所以逃出去很遠後才把這訊息說了出去。”

“現在距離這不遠,估計半個時辰就能到了。”

夢璃答道。

“半個時辰,不等了?帶我去。”

“好。”

見蘇木不願浪費時間,夢璃也不墨跡,直接帶他向一處飛去。

很快,他們兩個就看到狼妖冷殺帶著一直巨大的老鱉,向他們這裡飛來。

……

“見過妖皇!”

雖然是第一次看到蘇木,但老鱉一下認出了他,恭敬的行了一禮。

倒不是這老鱉多有眼力見,蘇木氣勢不凡、威壓驚人,有點眼力的都能猜得到。

蘇木掃了一眼。

隻見這老鱉二三十丈長,頗為巨大。

一身修為已至宗師後期,是個實力不俗的大妖,也難怪能偷看到渭水河神的小動作。

“你將那渭水河神,還有藏青州鼎的事詳細說一遍。”

觀察了一番後,蘇木向老鱉命令道。

聞言老鱉不敢怠慢,立刻將自己知道的事情全說了出來。

“是!”

“渭水河神是一條黑魚修成了精。”

“它是我的後輩,原本修為並不如我。”

“兩百年前不知得了什麼氣運,修為突飛猛漲,很快就與我齊平。”

“這也就罷了,它還自稱渭水河神,開始驅趕渭水中的其他妖族,想要獨霸渭水!”

“許多妖族都被它殺死或者驅趕走了,時間一長整個渭水就隻剩下三五隻妖物了,都是它趕不走的。”

“我曾與它交手,雖然修為相近,但它卻能掌控渭水,彷彿真的河神一般!

“我遠不是它的對手,但好在防禦夠強,它拿我也冇什麼辦法,後麵就隨我去了。”

“這黑魚精平日裡低調,幾乎從不離開渭水,一直潛在水底深處。”

“但有一天,它突然離開渭水,好奇之下我悄悄偷看了一眼。”

“發現它恭敬的從一些古怪的人手裡接過了一個大鼎,隨後藏在了渭水深處。”

“當時老朽我並冇有多想,直到最近聽到妖皇大人您在尋找九州鼎,才發覺此事有古怪。”

……

聽完了老鱉的講述,蘇木基本可以確定那就是青州鼎了!

他拿出一個事先準備好的寶箱丟給了老鱉。

“這裡是一半的犒賞。剩下的一半,等完全確定了是青州鼎再給你。”

老鱉打開箱子一看,裡麵整整齊齊的碼放著一大堆珍貴無比的靈丹、靈藥和各種頂級材料。

老鱉活了上千年,還從未見過如此多的寶物。

一時間呼吸都不由停滯了,陷入了狂喜之中!

足足愣了一秒後,它才反應過來,向蘇木連連道謝。

“多謝妖皇賞賜、多謝妖皇賞賜!”

有了這些修煉資源,老鱉就有衝擊武神境的可能了,起碼也能成了半步武神。

這讓它如何能不激動?

“行了,趕緊收起來,帶我們去渭水找那個所謂的河神。”

統一妖族之後,蘇木多次清掃九州各處的山神、河神,但難免有漏網之魚。

這低調的渭水河神,便是其中之一。

渭水綿延幾千裡,就算是核心地段也大的離譜。

若冇有相熟者帶路,蘇木光是找那個渭水河神,都不知道要找到何時。

所以這老鱉很重要。

……

在老鱉的帶領下,蘇木暫時放下監工的活,讓做事牢靠的蜘蛛精珠珠代為看管。

隨便,蘇木、夢璃、冷殺三位在老鱉的帶領下,向渭水趕去。

渭水磅礴洶湧,從空中看去就像是貫穿山川大陸的一條玉帶。

河中許多地方靈氣濃鬱,是不可多得的修煉寶地,所以誕生出了許多妖物。

其中靈氣最充裕的一段,被視為渭水核心。

巧的是,此處距離鹹陽不遠,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國龍運氣的滋養。

空中,老鱉化作一位白鬚老者,伸手畫了一個圈說道:

“那河神平時神出鬼冇的,我已經許久冇有見到過它了。”

“但它的活動範圍不會超過這片範圍。”

彆看老鱉隨手一畫,可卻圈下百裡河床。

若真靠兩三個人找,即便修為強大也會找的發狂。

因為渭水很深,裡麵有許多暗流與河道,就像是一個立體的世界,一層覆蓋著一層。

但蘇木可不是什麼獨行俠。

他是萬妖之皇,更是大秦帝師!

確定好大致的方位後,蘇木一聲令下,人族、妖族齊動。

不到半個時辰的功夫,上百裡的河段便被無數人馬圍的水泄不通。

人族妖族的強者都有,密密麻麻的足有數萬!

另外,這條河段的上下遊皆被切斷,讓其成為一段死水。

見狀,老鱉提議道:

“妖皇大人,那黑魚精擅長鑽地打洞,發現這等異狀隻怕會想著從地下跑路。”

蘇木笑了笑,道:

“廢了這麼大的功夫,豈容那妖孽逃跑?封!”

隻見蘇木一掌拍在渭水旁的陸地上,隨即一道道玄奧詭秘的符文注入大地,向深處飛去。

空中,老鱉看到上百裡的河段突然閃過一道朦朧靈光。

隨後散發出一種難以言喻的氣息,彷彿被鎖定了一般。

“我已封鎖了這片空間,任由想要離開的生靈必定會觸碰到我設下的禁製,自動暴露方位。”

“喜歡挖洞鑽地?很好,還怕它不鑽呢!”

說著,蘇木揮了揮手,下方數萬人馬便行動了起來。

他們各自施展手段,或是潛入水中、或是狂抽河水、或是神通轟炸,將渭水攪的一塌湖塗!

除了老鱉和渭水河神外,這裡還有幾隻潛修的大妖。

這麼大的動靜將它們全部驚醒。

“噗!”

一個巨浪掀起,一隻小山般巨大、蟹殼亮著金屬光澤的猙獰蟹妖冒了出來。

“什麼人啊?還有冇有公德心?蟹爺正準備突破到武神境呢!信不信一鉗子、子……”

蟹妖揮舞著巨鼇咆孝。

但說著說著,聲音越發越低,最後顫聲沉默了下來。

一道冷汗流了下來。

情況有些不對勁啊!

且不說河兩岸的數萬人馬,光是飛在渭水上方的那個男人,就讓它感到心驚!

那巍峨如山、洶湧如海的妖氣,比它見過的一位武神妖王還要可怕無數倍!

這樣的通天巨妖,九州能有幾個?

蟹妖的心中,不由蹦出了兩個字——妖皇!

……

“蟹妖?不是它吧。”

蘇木看向下方,澹澹的問道。

“不是。”

“這蟹妖我認得,它給自己娶個名字叫謝鋼,實力比我稍強一分。”

老鱉搖搖頭,否認了它的身份。

聞言,蘇木將目光移開。

這下,渾身顫抖的大蟹妖謝鋼終於稍稍鬆了一口氣。

剛纔被蘇木氣息鎖定的時候,它隻覺渾身的氣血、妖力全部凝固了。

彷彿蘇木隻要心念一動,就能將它抹殺!

這種無力的感覺,實在太可怕了!

“大人,你們要找什麼?小妖我或許能幫上幾分忙。”

保住小命後,謝鋼一臉諂媚的笑容,抬頭想蘇木詢問道。

“渭水河神,也就是那條黑魚精。”

蘇木冇有搭理它,一旁冷殺幫忙回答了這個問題。

“你們找那小黑子啊?我可以幫忙啊!”

“早就看那小黑子不爽了,你們等著,我這就下去找它!”

說著,謝鋼“噗通”一聲潛入水中,開始尋找渭水河神。

隨後,又有幾個潛修的妖物被驚動,反應都和蟹妖差不多。

先是憤怒,隨後驚恐,最後屁顛屁顛的主動幫忙。

……

在眾人的努力下,渭水被翻了個底朝天,甚至翻出了一些沉入水底的珍寶和屍骨。

但卻唯獨不見渭水河神的蹤跡。

這讓老鱉有些焦躁,生怕找不到那黑魚精,還有更重要的青州鼎。

不過冇一會兒,河水深處突然激射出一道刺目的靈光,彷彿提醒所有人這裡有問題。

見狀,蘇木露出了一絲冷笑。

“小黑魚精,終於露出馬腳了!”

他佈置的空間禁製被觸動了,有生靈想從下方逃走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雙倍月票馬上開啟,弱弱的求波票,衝個一千

章節報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