雜草沙蠍穿梭,灘塗白骨裸露.

穿過風沙呼嘯的廣漠,一棵不知多少年歲的歪脖大樹下,豎著一塊石碑,石碑上寫著兩個字:暮城.

這已是離開西淨城的第五天,緊趕慢趕,他們終於抵達了這座西疆最西的城市.

二師姐與小禾就住在這裡.

傷勢未愈的林守溪從馬上走下,雙手攏袖,望向這座古城,古城不恢弘也不壯麗,相反,它暮氣沉沉,彷彿隨時要被風沙吞冇.

一路坎坷,他終於到了這裡.下馬,走入城中.

冪籬可以遮麵,卻難掩仙人風采,哪怕是這頭高大雄峻的紅色獨角駒都足夠惹眼,一路上,三人吸引了十足的目光.

小禾與二師姐的居所在暮城以西的落照台上,此處離落照台尚遠,三人在一座茶樓稍稍歇腳,打算收拾妥當後再去見小禾.

走入茶館.

樓上的茶間以木板相隔,狹小卻乾淨,他們尋了一間坐定.

慕師靖解下冪籬,掛在牆上,斜目看向林守溪,問:\