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批被收容進皇宮的百姓們感恩戴德的跪拜,磕頭作響,哭成一片。

見此場景。

霍恩,林青書等重臣感觸極深,羞愧無比。

他們昨天還阻止周翦收難民入皇宮,而今看來,陛下纔是對的。

“恭喜陛下,賀喜陛下,度過難關!”眾人紛紛拱手。

周翦隻是苦笑了一下,而後麵色極其凝重。

“都起來吧,現在還不是賀喜的時候。”

“這下,麻煩大了!”

此言一出,無數人齊齊變色。

猛的順著周翦的目光看去,京城的城區,幾乎都消失不見了,全部被白雪填滿,很大一批建築消失,還有東倒西歪的,隨時都會垮塌,完全不能住人了。

可以說半個廢墟!

這天災遠遠比戰爭還可怕。

百姓們慌了,麵色蒼白。

文武百官們更是感到一陣頭皮發麻,這比預期嚴重。

這時候,周翦在所有人還在慌亂的時候,當機立斷。

“來人!”

“速速傳朕命令,京師四營,龍騎,禁軍,全麵出動,全力搶救災情,搜尋被困的百姓!”

“京城已經淪為了半個廢墟,清理積雪,重建房屋,勢在必行!”

“凡朝廷命官,必須身先士卒的參與!”

“還有,秦震,你想儘一切辦法,立刻恢複和外界的聯絡,朕要知道京川三地的受災情況!”

“立刻!!”

他大喝,宛如開天辟地。

“是!!”

所有人大吼,跪地抱拳,鬥誌昂揚。

先是以王煜,李奎等人為首的軍方將軍,一股腦的撲向受災的城區。

而後是內閣,六部,瘋狂運轉,搶著時間第一時間恢複朝廷這個機器的運轉。

一時間,風雲變幻,死寂了一夜的皇宮,複活了過來。

隨著救援進行。

痛哭,哀嚎的聲音,不絕於耳,淒慘極了。

京城雖然扛住了暴風雪,但可謂是損失慘重,身外之物就不說了,至少超過上萬人受傷了。

而且大街上全是無家可歸的百姓!

下午,周翦親自參與了救援。

他踩在雪地裡,看著各地慘況,怒火中燒,咬牙切齒!

“怎麼還有這麼多人被砸死在廢墟之中?”

“朕不是下令,所有人撤入堡壘嗎?”

他怒吼,猛的看向後麵的幾個大臣,都是京城當差的,隱隱有追責的意思。

幾人齊刷刷跪地,肝膽俱裂。

害怕道:“陛下,我們不知道啊,我們真的按照您的旨意做事了啊。”

“放屁!”

周翦怒斥:“不是你們的疏忽,能有這麼多人死去?”

“你們辦不好事,有的是人能辦好!”他越想越氣,這場天災死的人越多,他的威信力就會越低。

幾人嚇的臉色蒼白,叫苦不堪。

周翦正要下令嚴懲這幾個負責疏散的官員。

突然!

苦老踩雪而來,老臉顯得微微焦急。

哈出一口白霧,低聲凝重道:“陛下,有重大發現!”

“您還記得前幾天您讓卑職去查的流言一事嗎?您懷疑有人唆使百姓騷亂。”-